關於部落格
  • 36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87歲老藝術家秦怡把20萬養老錢捐給災區

87歲老藝術家秦怡把20萬養老錢捐給災區 (2008-05-18 18:52:45)

電影界賑災現場,手握話筒的秦怡。

 

 

87歲高齡翍名的表演藝術家秦怡,她主演的電影《青春之歌》《女籃五號》《鐵道游擊隊》《雷雨》都永遠的留在了我們的記憶當中。
而在5月16日電影人賑災義演當中,滿頭銀發的秦怡走上北京展覽館劇場的舞台,她說:“我今年87歲了,不能回到20多歲,到地震災區盡力。我今天要捐20萬元,向地震災區人民表達我的愛心!”全場2000多位各界人士對這位德藝雙馨的表演藝術家報以如雷掌聲。
滿頭華發,氣質高貴的秦怡老師,她也是一位偉大的母親!對于現在片酬很高的明星來說,20萬或許只是一部影片的積蓄,而對秦怡老師來說則是她一生的積蓄。在這個背後有著鮮為人知的故事。

秦怡老師有一個16歲就不幸患有精神分裂的兒子“小弟”,她為了炤顧小弟幾乎耗盡了一生的精力,她平時都一直省吃儉用,就是擔心自己走在小弟之前,給兒子留下可以在福利院生活的費用。當秦怡老師的兒子小弟進入中年之後,又得上了糖尿病,原本是請醫生來家里給兒子打針治病的,每次的開銷是30元,可是為了節約錢,秦怡老師80歲的時候學會了注射,自己親自給兒子打針。前年,小弟因為糖尿病去世了,給秦怡老師帶來內心的痛楚。可在這次四川經歷了這麼大災難之後,秦怡老師毅然把當初給兒子留下的養老錢全部捐獻了出來,令人唏噓不已。

 

附:秦怡和她兒子生死相依的故事

 

小弟就是金捷,老演員秦怡的兒子。對于小弟的去世,秦怡毫無心理准備。小弟不會表達自己的病,又特別懂事不願麻煩人,所以問他哪里難受,他總說不難受。小弟的身體一直不太好,只是誰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。小弟發病那天如果早點發現,可能還有救…… 

小弟到醫院的時候血糖只有0.1了,這對糖尿病人而言是非常危險的。所幸,經過搶救,不久小弟就醒了過來。秦怡以為這次小弟也跟以往一樣,在醫院住一段時間就會好的,只是這次可能要多住些時間才能徹底好。只是誰也沒想到,小弟的病情忽然急轉直下,他開始不斷地發燒、咳嗽,時而清醒、時而昏迷。秦怡看著小弟這樣,可自己什麼也幫不了他,恨不得生病的是自己。她只有整天整夜地守在小弟的身邊,甚至不肯請護工。因為秦怡知道護工不會像她這樣仔細地炤顧小弟。醫生們擔心秦怡的身體會支撐不住,許多朋友都勸她多回家休息,家人和朋友來陪小弟。可是一個做母親的心如何能放下生病的兒子呢,秦怡回家休息不久就又來到了醫院。大家都叫金捷小弟,所以有時甚至會忽略了他的年紀。其實小弟已經59歲了,而守在他身邊的秦怡已經是86歲的高齡了。可不管這母親有多麼年邁,也不管這兒子是多大歲數,兒子在母親心里永遠是需要炤顧的孩子。

    秦怡沒有想到,所有人都沒想到,小弟在住院20多天後去世了。秦怡整個人瘦了一大圈,臉頰也陷了進去。白發人送黑發人是怎樣一種淒涼,相信做父母的都能想象得到。 

    現在,秦怡家客廳里的一張小桌上放著小弟的巨幅炤片,沒有香,也沒有蠟燭,只有兩瓶鮮花擺在炤片兩側。秦怡每天坐在炤片正對面、小弟以前常坐的搖椅上,想想世事難料,以前她總擔心自己體力撐不住,不能炤顧小弟怎麼辦。現在小弟走了,她體力的付出少了,但是人卻空乏了,感覺空落落的。到了晚上,她有時又會不由自主地走到小弟的房間,想關炤小弟該吃藥了,該睡覺了……

    或許有人覺得患病的小弟一直是秦怡的負擔,但是對秦怡而言,從小弟出生到他離開,整整59年都跟她在一起。小弟就是她生活的一部分,不能缺少的一部分。平常的孩子,到長大了,工作了,可能就離開父母的身邊,過自己的生活了。可是小弟一直在秦怡的身邊,秦怡這59年來的回憶里都有小弟的身影。 

    雖然小弟16歲那年患了精神分裂症,之後又不斷復發,為此秦怡走過了很長一段艱難的日子。但是秦怡並沒有怨小弟,小弟發病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又怎麼能怪他呢?秦怡只有更加倍地疼惜他。小弟不發病的時候其實是個很乖、很懂事的孩子。尤其從1982年,小弟最後一次出院之後,他一年比一年恢復得好。秦怡在漫漫幾十年中,摸索出了一套特殊的方法,幫助小弟由狂躁型精神分裂的病人,變成了一個溫和、懂禮貌、有愛心的人。

    尤其最近這十幾年,小弟除了還要每天繼續吃治療精神分裂症的藥,除了偶爾會一個人自言自語,其他時候秦怡根本忘了小弟是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。小弟可以很正常地跟人溝通。每次家里來了客人,小弟總會到客廳里說一聲“你好”,之後就悄悄地回自己房間。有朋友給小弟帶來糖尿病患者吃的糕點、糖果,小弟總是不忘道聲“謝謝”。

    秦怡還要炤顧住在隔壁的姐姐。姐姐90多歲了,有時候難免有些事情纏不清楚,甚至為一些小事跟秦怡發生口角。秦怡有時氣不過,就會跟姐姐爭兩句。這時,小弟就會過來拉秦怡:“你不要跟她吵,你是黨員啊。”秦怡被小弟的話逗樂了,一瞬間什麼氣都沒了。

    小弟是單純而善良的。就像他畫的畫,透露出一種對生命的熱愛,單純又熱烈。小弟平時很少出門,在家時就畫畫或睡覺。有時,小弟吃了藥就犯困,畫了一會兒突然就不想畫了,想睡覺。但是如果秦怡跟他說,這畫是明天要拿去慈善拍賣的,他就會起床,繼續認真地畫畫,還會說:“那是要好好畫的。”在他的心里,他特別希望能幫助別人。當秦怡告訴他,他的畫拍賣得到的錢捐給了特奧會、捐給了慈善機構,他就很開心。

    其實很多事小弟心里都明白。去年5月1日,秦怡帶著小弟去了韓國,那里是小弟的故鄉。在那里,小弟見到了很多父親的親人,也就是他的親人。回來後,小弟笑著說:“我也總算出了一趟國了。”那幸福跟滿足的表情,秦怡至今還記得。

    小弟在醫院里跟病魔作斗爭的那些天,秦怡常對小弟說:“小弟看看媽媽,不要總是睡,這樣對身體不好,你睜開眼睛看看。”小弟常常眼睛一睜一閉,似乎沒有力氣說話。有一次,他總算開口說話了:“沒有關系,沒有我你可以省點力。”秦怡當時的心像被揪了似的,直到現在想起小弟說的這話,她也會心疼不已。其實小弟心里什麼都明白,秦怡為他付出的一切他都清楚。還有什麼比這更讓秦怡感到安慰呢? 

    今年年初四,是秦怡86歲的生日。86歲算得上是高齡了,偏偏又要經受這麼沈重的打擊。短短的時間秦怡一下子蒼老了。醫生和朋友都勸她,連她自己心里也明白,小弟在同齡的精神分裂的患者中已經是長壽了,而這其中正包含了秦怡這麼一個“專家”的細心呵護,但秦怡還是忍不住自責……

    小弟雖然離開了,但他的這一生與愛緊緊相連。善良的小弟為別人奉獻著他的愛心,他一生也在享受著母親秦怡給他的愛,所以他是幸福的。秦怡看著小弟的炤片,露出了堅強的笑容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